document.write('
')
菜单导航

从《红色气质》到《国家相册》:新华社领衔编

作者: 情感读本 发布时间: 2022年10月27日 20:58:03

  编者按 从微电影《红色气质》到《国家相册》系列微纪录片,新华社领衔编辑陈小波以她独特的声音娓娓道来,讲述了一个又一个不为人知又引人入胜的故事。《红色气质》和《国家相册》也成为新华社融合创新的代表作。从图片编辑一路走来,作为“讲述人”的陈小波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她如何适应自身角色的不同转变?本刊2021年第2期曾经刊发陈小波访谈,本期《中国记者》再次对话陈小波,听这位讲述人讲述背后的故事。

从《红色气质》到《国家相册》:新华社领衔编


从《红色气质》到《国家相册》:新华社领衔编

  中国记者:您近期讲述的是很有影响力的微电影《红色气质》。从图片编辑到讲述人,您是如何逐渐找到“感觉”的?随着参与的加深,您的认识和感受发生过怎样的变化?

  陈小波:2021年2月,总编室融合发展中心副主任李柯勇带着三位年轻同事敲开我办公室的门:“小波老师,新华社要做一个建党95周年的片子,时间长度七八分钟。”他们表明来意。

  “七八分钟?95周年?”我连抛两个疑问:“不可能吧?”

  “我们想从中国照片档案馆里找些老照片,回顾这95年。”李柯勇解释。

  李柯勇提到的中国照片档案馆位于新华社主楼的地下,馆藏照片近1000万张。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从新闻摄影局到摄影部,无论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记者没有停止过一天拍摄,编辑部没有停止过一天发稿;无论发生了什么,中国照片档案馆保存了全部发稿照片和底片。

  十年前,我开始做新华社老摄影记者的专访:“口述新华”。口述参与者达五十人。六年前,我开始主持“新华典藏”项目。这两个项目,让我得以走进藏有千万张图片的中国照片档案馆。

  做老摄影家口述史源自一个小契机。一天,我送孩子去新华社保育院。保育院位于新华社皇亭子老宿舍院内。我看到一条只能坐三个人的长椅上挤坐着五位老人,定眼一看,都是赫赫有名的新华社老记者。我感叹这些老人家渐渐老去。法国有句谚语:“一个老人的离去,就是一座小型博物馆的倒塌。”这天下午,时任《摄影世界》主编李根兴希望我给杂志写专栏。我说,我就写老摄影家的口述吧……

  2021年,“新华典藏”项目启动,我幸运地成为这个项目的执行主编。这个工作就是把新华社老一代摄影家的经典照片找出来,用国际收藏标准做出来,交由中国照片档案馆永久性收藏。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遴选照片、把制作好的照片拿到老人家那里签字。

  为老摄影记者做口述、做典藏,我必须要去翻阅中国照片档案馆的影像资料。几年间,我翻过的老照片达几百万张。

  这十年中,我看到了由新华社图片构成的波澜壮阔的中国历史。我也由一个普通的图片编辑变为用图片研究历史的人。我做事情,最大特点就是“耐烦”“耐得住寂寞”。看照片,常常几天不说一句话,而那些鲜为人知的绝大多数瞬间,一旦经过我的眼、我的心,我几乎不会再忘记。

  《红色气质》确定了“用照片来说话”的思路,我加入了主创团队。

  《红色气质》创作过程历经四个多月,前三个月都在讨论。有一天,总编辑何平点开大家迷惑,我们能不能把个人历史和国家历史,个人相册和国家相册结合起来?把宏大叙事与个人情感结合起来,触动人心最柔软的地方……

  瞿秋白的女儿瞿独伊就在新华社工作,今年刚好95岁!而中国照片档案馆中的1000万张照片,是中国摄影和世界摄影的宝藏。两者全是新华社独有的资源。

  进入实拍,涉及台词,大家认为仅用字幕和画外音不行,专业播音员的字正腔圆好像也不合适。一次策划会上,何平同志提出:“小波上吧,以新华社图片编辑的身份,用老照片讲述历史。”

  我从来没上过电视,我的声音、朗读都没有经过训练。但再难也得上啊,只好硬着头皮接受。我念诵的那些文字都是经过总编辑何平、总编室副主任白林和导演李柯勇几经打磨的文字,含蓄、克制、深情,字不多,却有无限内涵。而影片中选用的那些图片我非常熟悉。图片的背后,是我采访过的袁苓、钱嗣杰、时盘棋、陈娟美、王子瑾、官天一、王建民,还有很多年轻的同事……我念着文稿,脑子里一想起那些人那些画面,心里充满情感。